欢迎光临CNature基金会官方网站!|公益潮人孵化器|时尚公益领跑者
设为主页|Tag标签|RSS地图|网站地图|

低碳生活|CNature基金会官方公益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这个暑假我们去了趟沙漠

时间:2017-03-22 22:4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小编的话:每次活动完了总是要用图文通过网络昭告天下的。但每次总是自己说多没劲儿,有些事情好不好、行不行还是要别人说才是的嘛。所以,这次看看活动的参加者李然同学是怎么说的吧。这篇回忆本是以日记写的,为了便于手机观看,只有硬生生砍掉些许文字,

小编的话:每次活动完了总是要用图文通过网络昭告天下的。但每次总是自己说多没劲儿,有些事情“好不好”、“行不行”还是要别人说才是的嘛。所以,这次看看活动的参加者李然同学是怎么说的吧。这篇回忆本是以日记写的,为了便于手机观看,只有硬生生砍掉些许文字,那些文字就当做我们这个团队的小回忆吧!

     我对沙漠并不陌生,四年前来过库布齐的响沙湾,那时作为游客总感到人类在沙漠面前渺小和无力。这次感受截然不同,我们在沙漠里种下一颗颗樟子松,给恩格贝生态区绒山羊基地给山羊们“加餐”,去和热情的鸵鸟打招呼,去勾引高贵冷艳的羊驼出山,去和大棚里漂亮的有机蔬菜合影,去拜谒远山正瑛老先生的纪念馆,去了解“退沙还林”的缘起和经过......站在恩格贝修缮完好的建筑前,想想当地政府和百姓通过多少年的努力治理这片沙漠;想想一批一批志愿者前仆后继贡献他们微薄的力量,就这样一点一点,从第一棵树开始,生生开辟出一片绿洲。若是学生时代就有这样开阔的眼界和见识,大概成人后则不会允许自己的梦想苟且地蜗居一隅。

       种树,在这片土地上是个费体力还需动脑子的事儿。起苗要给樟子松留一部分原土,留得土太多苗会太沉,留得太少苗就会死,最后还要用麻线网紧紧包好根部的大土包。
               
起苗ing

  
分组行事,我们的三人小组率先挖出第一棵小树苗! 

        挖坑这个环节就给每人一个下马威,沙质松散,挖出来的小坑很快被附近的沙子埋上。看着自己挖好的坑,真想跳进去合影,又怕稍不注意功亏一篑。当终于攻下了挖坑的难题,另一道坎横亘在我们面前——搬树苗。翻过几道坡去路边迎接之前挖出的树苗们,然后搬到坑里。不搬树都走得很费劲的一段路有了树苗的陪伴显得更加艰难而漫长。日头高照,汗水浸湿衣襟;风吹过,脸上、鞋子里全是沙子,当所有的小树种完,我们所有人狼狈地回到车里,用湿纸巾擦拭胳膊时惊叹自己已经成了泥人。做事的时候大家互相鼓励一起分担,一天下来除了累,心里更多的是感动和幸福,好像汗水都是甜的。看着我们亲手栽种的一排排小树随风摇曳,它们就像在大漠和苍穹间写诗。
 
挖出一铲沙,就会有更多沙子掉进坑里

 
当日的树苗之王

 
挖坑是show 肌肉的好机会!

        最后在小树上系姓名牌的时候无比骄傲,想起林清玄那句“以后我的人可能死了,但文章还在。”樟子松可活百年,百年之中得有多少风景穿过这棵树、有多少风雨捶打这棵树,百年以后,证明我来过这个世界的符号除了墓碑,还有这样一个鲜活的绿色的生命,想想多让人感到振奋。可能这一别沙漠后就再也寻不清我现在种下的这几棵树,那又何妨?有这片绿洲就有一份牵挂,我更希望下次我能指着一片羽盖葳蕤的树林说这里有我曾经种下的一棵树,这句话给人带来的力量使任何其他的词汇都显得苍白。
 
小心翼翼挂上我心爱的姓名牌

 
和辛苦教我们种树的师傅一定要合个影才完美

 
我们因树结缘

      科学实验日,上午在螺旋藻基地的微藻实验,让来自天津的理科小学霸“手镯儿”同学过足了瘾。从刚进实验室就百般宠爱的围着那台据说很贵的显微镜打转儿了,到实验过程中对各种设备到各种熟练操作,微藻实验在“手镯儿”迸发的一个 “赞”字中完美结束。
 
严肃认真的手镯儿同学

 
微藻实验中

       下午在中科院研究基地做沙生植物多样性调研。我们的腿被植物划破、胳膊上留下蚊虫叮咬后的包,又疼又痒,只为找到这片看似荒地上生长着,同时也隐藏在脚边的益母草、雾冰藜等植物,等待我们观察。
 
选择取样区域

 
队里最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汪同学在基地采标本采high了

        穿沙,昨晚一整夜的导致整个生态区断电停水让我们一度害怕的雷暴雨,使得第二天的穿沙相对轻松。早早出发,上午的太阳并不强烈,风也很凉爽,经过雨水浸透的沙子,我们可以脚踏实地的在上面行走。沙漠里有相距甚远的低矮绿色植物、有沙蜥快速穿行其间,还有几十年前因一场暴雨冲出地下水而形成的天然湖泊,以及沙漠峡谷,并不似四年前第一次来库布齐沙漠见到的那般萧索单调。
 
在黄沙中感受自己的脚步和呼吸

 


 
看到那个黑色头套没,专为穿沙准备的哦!

        一路上大家插科打诨有说有笑,走在坡顶,便感觉身上也带了点儿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里的沧桑感。碰到又高又陡的坡,我们就有滑下去的冲动。沙漠中的一公里大概等于平常走路的三公里,但再长的路有了身边的人的陪伴,也不觉得遥远。
 
两米的壮汉从顶上滑下来,我倒是开始有些心疼途中有没有什么被碾

        结营,由社会影响力评估工作坊拉开。工作人员带领我们梳理和思考自己从报名之时到这几天的活动,引导我们自己通过自己的行为来挖掘出这次活动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再通过别人告诉我们沙漠种树的意义是什么。
       最后的绿直印证书让人惊喜,我们每一个人把自己证书上的一颗枯树枝用蘸满绿色印泥的指头印成一颗枝繁叶茂的绿树,那一刻心中竟然又被燃起一点激动和对沙漠挖坑的怀念。
 


       这一次沙漠之行到这里就算结束,太多东西想表达,纪念这个疯狂的决定,在这其中收获的比想象中多太多,上路时我带着最微薄的行李,回家时我带着最丰盈的自己,我想这就够了。
 
一路同行的人比什么都重要!这个夏天遇见你们,真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4)
44.4%
踩一下
(5)
55.6%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